一个人的朝圣-英国作家蕾秋·乔伊斯发表的长篇小说

《一个人的朝圣》(The Unlikely Pilgrimage of Harold Fry是英国资深剧作家蕾秋·乔伊斯(Rachel Joyce发表于2012年的长篇小说,该书是蕾秋·乔伊斯发表的第一部小说。发表后在英美文坛引起巨大反响。

这部作品主要讲述了一个名叫哈罗德的老人用87天行走了 627 公里,横穿整个英格兰去拯救他即将告别人世的老友的故事;哈罗德用脚步丈量世界,他坚信可以通过行走的方式使他的老友得到拯救。跋涉中哈罗德也获得救赎,告别了自己童年的阴影,告别了自己行将就木的婚姻生活,告别了多年萦绕在他心头的彷徨无奈和对人际交往的恐惧。最后他终于鼓起勇气,主动解开了和妻子多年的隔阂,实现了自我救赎。

《一个人的朝圣》展现了退休老人的自我救赎,引发了大众对自己成长过程的思索。不同于传统的成长类小说,作者选取一位退休老人作主人公,通过他的旅途回忆,打乱时空秩序,勾勒出哈罗德的过去人生,触及了老年人的再成长以及心灵救赎的特殊主题,演绎了一种对成长执着的信念,表现了女性作家细腻的人文关怀,引起读者强烈共鸣。发表后不久入围2012年布克文学奖,荣获2013年欧洲头号畅销小说。

成书背景

创作背景

个人经历

蕾秋·乔伊斯出生在英国,是一位资深的剧作家,曾经为英国广播第四频道创作了30多部优秀的作品。她的父亲身患癌症,每个月都进行大量的手术和治疗,但无济于事,到最后她父亲的癌变越来越明显,但依然每天微笑着面对生活;看到父亲努力坐在床边的塑料椅子上,干净体面的与人交谈,这给了乔伊斯极大的震撼,这时的乔伊斯萌发了写作的欲望,写一个关于普通人不断前进的简单故事。

从这一年开始,乔伊斯不断构思新作《一人的朝圣》,把她对于父亲的敬意和爱通过文字表现出来。刚开始是写成一部三个人的短剧,在BBC Radio 4播出,由Anton Rogers, Anna Massey 和 Niamh Cusack三人主演;因这个短剧在英国反响巨大,乔伊斯决定把它写成小说,还报名参加了写作课程。丰富的写作经验和不断进步的写作技巧,促使乔伊斯于2012年创作完成《一个人的朝圣》这部长篇小说。小说中也有乔伊斯现实生活中的影子,比如小说主人公在家时也会注意自己的个人形象,乔伊斯的父亲在病重时仍干净体面。

社会环境

《一个人的朝圣》的叙述背景是21世纪的前期,英国的经济依然快速发展,但泛滥的自由市场经济和个人主义使人们的思想逐渐复杂。一方面人们的生活趋向现代化,后现代主义和全球化资本主义消解了宏大叙事,一些女性作家接受了存在主义、虚无主义、现实主义、浪漫主义、女性主义等多元化的理论,价值体系融合复杂。在这个多种价值体系融合混杂的时代,个体的价值取向受到了多方面的影响,人们从集体主义走向个体,孤独、分裂等精神现状时刻充斥在小说主要人物的世界中。《一个人的朝圣》中哈罗德象征着现代人内心的空虚和孤寂,他的朝圣是内在自我回归的过程,也是代表很多人完成了自己对生活、对生命本质的敬意。另一方面物质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使人类生存环境恶化的情况不时发生,在此情形下人类的精神世界同样发生了畸形的变异,引发了大量问题,成为英国许多作家开始关注的焦点;《一个人的朝圣》中哈罗德的自我救赎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自然环境对哈罗德的疗愈。

内容情节

哈罗德·弗莱-Harold Fry在家中修剪草坪时收到了一封信,是二十年前的同事奎妮·轩尼斯给他的,身患癌症的奎妮很快就要死了,所以写信和哈罗德告别。哈罗德看完信,刚开始的想法是给她写个简短的回信然后去邮寄,但是当他到邮筒的那一刻,一个奇怪的念头出现了,他突然不想现在回家,因为退休后的他无事可做,只能面对一成不变的压抑生活;他说服自己走向下一个邮筒,但当他到达下一个邮筒时,仍然不想把信寄出去。在他停下来吃零食的加油站,有一个女孩告诉他:只要有信念,就一定能把事情做成。受女孩的启发,哈罗德决定徒步去看望奎妮,因为哈罗德相信,只要他虔诚地走着,就可以拯救老友奎妮的生命。

当哈罗德开始进行这个孤独的路途(87天后将走完627英里)时,他开始回忆他的婚姻、工作、儿子,并写信寄给妻子莫琳、奎妮和那个加油站的女孩。在徒步中他意识到去看奎妮的旅程也是他解决过去问题和倾听他人问题的一种方式;在考文垂以南,一个名叫米克的年轻人加入了他的行列,他把哈罗德的故事写进文章,哈罗德的现代朝圣故事很快引起人们的关注。不久之后,一个像他儿子的年轻人加入了他的徒步之旅,随后来自各行各业的其他几位也加入了徒步,使徒步变得商业化,缓慢的进程让哈罗德很苦恼,最终选择和他们分开。

在步行的最后阶段,哈罗德经历了方向迷失和内心动摇后,他开始面对过去的痛苦,主动写信向加油站女孩诉说儿子戴维,并透露了这次徒步的原因:他因为酗酒闯进酿酒厂打碎经理视为珍宝的母亲的遗物,而他的同事奎妮为哈罗德犯下的罪背了黑锅。

在哈罗德离开的这段时间,妻子莫琳虽然担心他,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想过开车去帮忙;她对哈罗德的大胆决定很生气,然而随着哈罗德的缺席,莫琳开始回忆过去两人的快乐时光和现在有问题的婚姻。莫琳在审视自我的同时,也开始理解哈罗德的朝圣之路。

莫琳在海边与哈罗德互相原谅了彼此,他们又一起去了奎妮在的疗养院,得知奎妮安详离世后两人又去到海边,在海浪声中回忆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人物角色

哈罗德·弗莱

哈罗德是一个沉默且不善于沟通的人;他从啤酒厂退休前,是啤酒厂里的销售代表,做事低调,喜欢默默无闻,常常保持着一种中庸的思想,没有朋友也没有敌人。哈罗德的母亲在他童年时离家出走,而其父亲则将妻子的出走归咎于儿子的出生,于是天天买醉,轮番带陌生“阿姨”回家,从不避开哈罗德。可以说,哈罗德的父母在其童年的教育中是严重缺位的;缺乏家庭责任的家族基因遗传到了哈罗德身上。哈罗德如其父母一样,未能做好身为人父的准备。于是儿子戴维的出生成了他的难题,当儿子溺水,他害怕承担救援失败的代价而在岸上解鞋带;当儿子沉迷于酒精和毒品时,他未敢及时制止而是上班时把酒瓶和毒品信封扔进垃圾筒;而当儿子上吊自杀时,他不知所措甚至漠然以对,这也造成了他和妻子莫琳之间的长久隔阂;这一切都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使得他前期是一个不善于表达、颓废、犹豫不决的老头;后期的哈罗德在旅途中见到了许多人和风景,不断反思自己的人生,他开始变得自信、执着,并找到了自我。

莫琳

莫琳是哈罗德的妻子,老年的她一头银发,身材苗条,走起路轻快利索,年轻时候的她与丈夫关系亲密,但随着孩子的降生,她成为了一个自私且放纵的母亲,过度宠爱孩子戴维,无条件赞同儿子的任何行为。儿子自杀后,她把所有的过错全部推到丈夫的身上,经常不分青红皂白的指责丈夫,对丈夫的态度十分冷漠,日常就是在不停的打扫卫生,用以麻痹自己忘记失去儿子的悲伤;但当她得知丈夫的朝圣之旅后一直在担心丈夫,开始思考自己和丈夫的关系,被迫走出家门,慢慢和周围的人建立联系,接受儿子死亡的事实;她开始意识到丈夫的重要性,开始理解丈夫面对孩子溺水后一瞬间的懦弱,也意识到自己的自私,最后变得心智成熟,心胸豁达。

奎妮·轩尼斯

她是一个矮矮胖胖、其貌不扬的女子,前臂永远挂着一个手提包。工作能力强,为啤酒厂财务部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收益,但这一切并没有减少同事在公司走廊上的各种模仿和讥笑,他们总会说:“你简直会忘记她是个女人。”因为哈罗德的一次安慰,她成了哈罗德的朋友,勇敢地替哈罗德承担了错误,并以辞职为代价离开。

主题思想

《一个人的朝圣》的主题,可以简单的概括为一个老人的自我救赎和再成长,小说关注到了老年人的心理问题,并向读者展示了老年人面对人生以往的精神困境和心理困境时也可以进行有效的精神重建,充满了对人性、努力、坚持的肯定。

《一个人的朝圣》讲述了一个老人如何通过“朝圣”回忆过去的一生,重温生活的美好,完成自我救赎的故事;蕾秋·乔伊斯在这个小说中刻画了一个自我主体身份迷失的老人,对于老人而言,过去的回忆是痛苦不堪的,童年时期被母亲抛弃,青年时期被父亲拒之门外,中年失去唯一的孩子,被妻子怨恨,这些回忆他无力改变。但因为一封信,哈罗德踏上了一个人的徒步之旅,从英国的最西南一路走到了最东北,通过旅途他打破心理障碍,实现和他人的对话,开始勇敢面对过去,不断回顾自己的一生;学会接受别人的好意,学会从不同的角度看待事物,开始试图寻找身份的存在和生命的意义;作者还重点描写了四位追随者:维尔夫、凯特、中年人和小狗,通过他们哈罗德认清自己朝圣的意义,学会了承认自己的缺点并宽容对待,曾经的无奈、痛苦、遗憾促使了哈罗德成为更深刻的人,实现了个人的自我救赎和心灵世界的再成长。

艺术特色

全知视角

《一个人的朝圣》的作者蕾秋·乔伊斯原是英国资深剧作家,这是她的第一部小说,作者打破了传统冒险小说中常用的的单线性叙述,转而用一种双线平行、时空交错的手法来展示主人公哈罗德朝圣的全貌。

小说《一个人的朝圣》中,作者采用第三人称叙事视角和全知全能视角,在第三人称叙事视角下,作者一直把重心围绕哈罗德展开,人物的行为、语言、情感等可以进行随意切换,这更有利于乔伊斯对人物的把握;书中按照章节,分别以哈罗德和罗琳的内心交替独白而展开,全书共32章,其中,20章是哈罗德的内心独白,11章是莫琳的内心独白,1章插入了奎妮的内心独白。在全知全能视角下作者安排了哈罗德的双重使命:自我救赎和挽救奎妮;接下来全知全能视角又安排了客店旅人和同行者不断丰盈哈罗德的内心世界,一步步合理的把其的再成长展现在读者面前。

本土影响

《一个人的朝圣》在出版前就被英国多家出版社关注,出版后很快引起轰动,出版同年入围2012布克文学奖,2013年入选春季英国有影响力“理查与茱蒂”读书俱乐部书单;对其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书评、相关评论报纸和学者文章等方面,《泰晤士报》等各大媒体也刊登了大力赞扬的文章。

国际影响

《一个人的朝圣》自问世后取得多项荣誉,出版不到一年,就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在三十多个国家销售,全球销量已过400万册。它很快也受到中国文学界和翻译界的关注,于2013年在中国翻译后出版,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这本书,虽然在英国文学史还较少提到这本书,但一些中国学者已经关注到这本书的价值。学者宫玉波曾经写了一篇文章向读者推荐这本书,他指出,作者在该书中将迷失自我、寻找真正的自我、重现现本真的自我贯穿作品始终,将哈罗德的朝圣之旅视为其找寻生命本真价值的自我重塑之旅,表现了存在主义的主旨。自从该小说在中国翻译出版以来,累计销量已超过150万册。

作品评价

许多杂志和报纸给予《一个人的朝圣》高度评价,如泰晤士报称:“从遇见哈罗德的那一刻起,我再也不想离开他。”每日快报评论说:“读完好几天,我几近哀悼般怀念着哈罗德安静而勇敢的陪伴。”BBC的知名主持人爱德华·史铁顿认为:“《一个人的朝圣》让我们看见,即使是性格上的弱点也能带来振奋和救赎。”

衍生作品

2021年9月27日,根据《一个人的朝圣》改编的电影在英国开始拍摄,由希提·麦克唐纳-《正常人》执导,吉姆·布劳德本特主演。

赞(0)
免责声明:本文部分文字与图片资源来自于网络,用户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立即在本文留言评论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