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宫之争(三国时期的政治夺权斗争)

二宫之争,又称南鲁党争,是三国时期东吴太子孙和(孙权第三子)与鲁王孙霸(孙权第四子)之间争夺储君之位而引发的党争。东吴东宫称为“南宫”,是发生于三国时期东吴的政治事件,发生于吴大帝孙权在位期间,大约始于吴赤乌五年(242年),结束于赤乌十三年(250年)。源于太子孙和及鲁王孙霸之间因储君问题而生的矛盾,及后引发起朝中大臣因分别支持太子和鲁王而分裂。最终孙和被废而孙霸被赐死,孙权改立第七子孙亮为太子。

背景

赤乌四年五月(241年),孙权长子孙登逝世。孙登死后,太子之位悬空。当时最年长者为孙权三子孙和(次子孙虑在232年就过世了),孙和幼年时因天资聪慧和母亲王夫人的缘故非常受孙权喜爱。当时皇后之位亦悬空,此前被认为是皇后的步练师也于3年前过世,步皇后无子,其女为全公主和朱公主,其中大女儿全公主与王夫人的关系非常恶劣。

从侧面来看,当时吴国内部政治气氛十分浮躁,史载“今之小臣,动与古异,狱以贿成,轻忽人命,归咎于上,为国速怨;官寮多阙,虽有大臣,复不信任;诸县并有备吏,吏多民烦,俗以之弊。”自234-244年这十年时间,天灾小战事不断,也损伤了吴国的元气,亦有大钱、科令修改等等的反馈经济下行的处境出现。

过程

开端

赤乌五年(242)正月,孙和正式被立为太子。百官同时上奏要求立皇后及令四子为王,孙权以天下尚未安定,不宜尊宠妃妾皇子为由拒绝了。早在229年的时候,丞相顾雍等就提议升孙虑为王爵,不过被驳回了。胡综的《请立诸王表》表示这是孙权的谦虚的美德,但另一方面也提出批评,认为国家这样显得不重视礼制。

同年八月,一些官僚再次提出相关要求,最终孙权同意立四子孙霸为鲁王。

孙权最初立太子和鲁王时,孙和和孙霸还是一样受到宠爱,仍然居于同宫殿中,并没有正式区分等第和品级。群臣诸如太常顾谭、太子太傅吾粲等表达了反对意见,认为太子和国王应该有嫡庶之分,礼制应该有所区别,甚至要求鲁王出镇地方。太子和鲁王自此分宫别僚,这却由此造成了矛盾的开端。鲁王认为自己地位下降是太子及其党羽所害。现在有了自己的侍御宾客后,便共同诋毁太子及相关支持者,欲除之后快,取而代之。

另外,孙和为太子后,孙权本打算立孙和的母亲王夫人为皇后,全公主多番使出手段阻止。孙权一度卧病在床,派孙和到宗庙为祭祀,孙和太子妃之父张承的弟弟张休的住所靠近宗庙,便邀请孙和到家中,被全公主派人监视看到,于是就说孙和不在宗庙,而是在妃子家暗谋大事,又说孙权生病时王夫人面有喜色,因此孙权愤怒责骂王夫人,王夫人却因郁闷突然而逝,孙权与太子之间关系自此逐渐冷淡。

发展

244年(赤乌七年)起,孙权听到不和的风声,命二人禁止和宾客的往来,让他们认真学习,不过招致了羊衟等大臣的坚决反对,认为太子和鲁王在外名声远闻,突然改变举措会造成邻国心存疑虑,议论纷纷。

另一方面,太子宾客和鲁王宾客矛盾愈演愈烈,除却一些原本就关系恶劣的人物,其他年轻人参与则是希望借此机遇,快速提升地位。朝廷内外的官员,争相派遣子弟侍奉孙和或孙霸,因为这层家族关系的缘故,矛盾渐渐蔓延到了朝堂之上。朝中大臣亦分为两派分别支持太子和鲁王。据《殷基通语》记载,陆逊、顾谭、吾粲、朱据、诸葛恪、滕胤、施绩、丁密(丁固)等都支持太子,而步骘、吕岱、全琮、吕据和孙弘等都支持鲁王。

其中,一些激进派太子党和鲁王党更是发生了极大冲突,太子党对鲁王和鲁王党羽的过激要求引发了鲁王党的反扑。朝中最大太子党人物顾谭素与鲁王阵营的宾客全寄不和,早在241年时,顾谭的弟弟顾承和全寄之兄全绪、堂兄全端曾参与芍陂之役,而当时顾承受到更多封赏,但全家一直认为不公平,如今矛盾爆发,全琮全寄父子揭发在芍陂之役中顾承与他人串通一气,故意被增添了许多功劳。顾承下狱,顾谭也受到连坐。孙权本想让顾谭道歉而释放他。等到大会时,顾谭一时激动,回答道:“陛下,谗言其兴乎!”有关官吏奏称顾谭诬陷毁谤,对国君大不敬,依法应该处死。孙权看在顾雍的份上,没有实行。顾谭、顾承最终被流放到交州。

除顾谭以外,许多太子党寄希望出任地方的头号重臣陆逊上书拥护太子,因此不断传递消息给陆逊,希望他拥护太子,如吾粲,陆胤,亦有鲁王党希望他出面稳定局势,如全琮。陆逊早期对南鲁党争持中立态度。后来却先与全琮交恶,倾向太子方。孙霸见孙和不像以前那样得宠,更加觊觎太子之位,让宾客杨竺为自己说情。孙和得仆从偷听来的密报,此时太子宾客——陆逊之族子陆胤正要前往武昌。孙和与陆胤秘密商议,打算让陆逊上表劝说孙权。陆逊认为太子地位极度不稳后,屡次上书坚决拥护太子,孙权发觉事件流传至武昌地方而感到惊异,陆逊因此招致强烈批评,陆逊另对顾家之事心存疑虑,愤怒交加卒死。传递消息之事败露后,杨竺、陆胤、吾粲接连下狱,除吾粲在监狱里去世以外,虽然另一传递消息者是陆胤,不过杨竺反倒率先认罪,陆胤后来出狱复官。

稳定

孙权和太子的关系后来有所缓和,247年(赤乌十年)二月,因建业宫殿毁坏严重,孙权曾迁至太子居住的南宫,同年,孙权派诸葛壹引诱诸葛诞,自己率军出涂中,至高山时。孙和曾上书劝谏并表达了自己的担心。

大臣方面,此时斗争也冷清了很多,一些激进者特别是重要人物的下台导致权利真空,由一些态度温和的太子派和鲁王派人物分别填补,如246年(赤乌九年)起,诸葛恪升大将军,吕岱升上大将军分管武昌,步骘升为丞相等。这些人物并无正面发生冲突的记载。具体而言,被视为太子派的诸葛恪仅除去支持鲁王的儿子,施绩则仅仅拒绝孙霸的巴结,并无有热烈支持太子的举动。步骘、吕岱、滕胤、丁固等重臣尽管被认为有所倾向,但在他们他们本人传记上甚至全无提及党争之事,以上缘由,也源于他们身处地方,对朝中本身影响力和了解度也不够。

结局

思索多年后,孙权担心此事,认为两党内斗的结果已经让朝廷产生了裂痕,如果再让二人即位,会造成朝廷更加不安,引发进一步内斗,如同像袁绍死后,袁尚和袁谭完全分裂成两派。下定决心在儿子中另立太子。

孙权的幼子孙亮特别受到孙权的留心。全公主因为攻击孙和母子而不安,因此想依赖孙权爱孙亮的心意,立他为太子,于是也经常称赞他,劝说以他为太子。

赤乌十三年(250年)秋,孙权幽禁孙和,骠骑将军朱据见孙和被幽禁,于是与尚书仆射屈晃率众将领官吏以“泥头自缚”方式请孙权释放太子,孙权登上高台看到这些,指责二人不要没事找事,二人被杖一百。屈晃被遣回乡里。朱据又作书劝谏而遭贬为新都郡丞,及后更被中书令孙弘作诏所害。无难督陈正和五营督陈象又以晋献公在骊姬之乱中杀申生,终改立奚齐而至晋国大乱故事劝谏;太子辅义都尉张纯亦尽力劝谏孙权,但陈正和陈象都被族诛,张纯亦被处死。朝中有数十人受到牵连流放。

七月,孙权正式废太子孙和,赐死鲁王孙霸,将其曾参与谋害太子的鲁王党羽全寄、吴安、孙奇诛杀。十一月,正式立孙亮为太子。

后续事件

太元二年(252年)春正月,孙和被复立为南阳王,孙权病逝前,在他病重期间,感到后悔,曾一度打算再召回孙和,由于被孙鲁班、孙峻、孙弘等人阻止而作罢。

影响

南鲁之争的发生原因是原本的长年为太子孙登死去,导致后来太子孙和和鲁王孙霸及其党羽为争相弥补空缺而引发的,但后来竟延伸至朝廷。最终以两败谢幕。

除却孙权较为犹豫的判断外,《韦昭传》《陆逊传》纷纷凸显出时人“贪小艺无实才“”、“尚毁谤”“文官近利”的特点。二宫之争离吴国建国时已过去25年(从222年算起),建国元老实干一代(如诸葛瑾、顾雍)都已故去,大量新世代正好在这一时间段进入,同是年青一代的太子/鲁王的支持者(顾谭、全寄、杨竺等),在二宫的问题上表现得过于狂热和热情,也是导致二宫矛盾激化的一大重要因素。

这场长达八年的争斗,让吴国的朝堂混乱不堪。因为太子被废,鲁王被杀,最终孙权死后孙亮登基。不过因为孙亮年幼,又出现了诸葛恪、孙峻、孙綝先后专权的局面。

赞(0)
免责声明:本文部分文字与图片资源来自于网络,用户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立即在本文留言评论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