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玉成烟·清云(紫玉成烟·清云)

《紫玉成烟·清云》是一部在起点中文网上连载的网络小说,小说进度连载中。作者是清泠。

正文

往后的惊涛还没有来,

昔日的伤痛已淡漠了行迹。

名花倾城,蓝衣白裳,

波光流转,相顾倾怀。

花和荆棘做成的舞台,用鲜血浇灌,

只是眼底和心头的伤痛,又由谁来抚平?

第一章谢却荼靡九陌孤

嘉覃五年的惊世之变,在大离百姓心目中,即使过去了十年,依然是个不可提及的禁忌。仿佛是口深深的古井,表面上虽不再泛起丝毫涟漪,然而,也许只要何处刮来一缕细细的风,投掷一枚小小的石,那一场腥风血雨,又会卷土重来。

那一年,本该是举国弹冠相庆、万民朝拜的祥和之年。

玉成帝即位五年,传言英俊多情的年轻帝王,却另外在民间有着心上女子,中宫施皇后尚且轻易得不到皇帝召见,更别提其他嫔妃,费尽心思,亦难博一顾。

谁也不知道在这漫长的五年之中,进行了怎样艰难的破冰尝试,终于传出举国欢腾的消息——皇后施氏,于五月初五日诞下长公主。玉成帝被初为人父的强大喜悦占据了所有,不计与皇后之间貌合神离的隔阂,立即赐长公主封号“冰衍”,并给予她确定的皇嗣身份。

这个封号引起当时一些有识之士的忧虑,自然,也引起皇后及宗室大臣的不悦。谁人不知,沈慧薇乃是玉成帝在民间最为钟爱的女子,而又谁不知,清云第四代帮主沈慧薇,所居之处,即为“冰衍院”。皇帝心中,仍然只有那个由于种种原因而不得入宫的平民女子。长此以往,谁能保证更加荒诞离奇的事不会发生?

并非杞人忧天,确立皇嗣的欢呼还未曾来得及散去,接踵而至的变化,令世人不知所措,无从应对。

长公主百日之期,玉成帝颁下旨意,在传国玉玺“玉和璧”之上,铭刻“冰衍”二字。

此事非同小可,立时掀起轩然大波。

大离朝为保证血统纯正高贵,立法规定帝、后,以及承继帝位的皇嗣,皆需择定吉日、良辰、天和时机,开宗庙祭祀天地归认验证血统,在其中起到关键作用的,便是离国千年以下用于传国的“玉和璧”。换言之,皇嗣即使由帝王亲自下旨颁布承认其合法承继地位,仍然需要验证皇家血统,方有资格一登大统。

玉和璧是如此重要之物,想不到固执而年轻的皇帝,罔顾皇家威严,竟决意要使“冰衍”二字,不仅时刻镌于自己心头,更要使这两个字,连同他心爱女子的名字,天长地久的镌于传国玉璧,世世代代流传下去!

圣旨一经颁下,朝野震惊,从极品大臣,以至边远小镇的职卑微小之官员府吏,无不大惊失色,上书阻奏,泪涕俱下,痛心疾首,甚至有不惜拚命以死相求者。使用各种方式、各种渠道呈上的阻奏、谏议,当天破纪录的多至万份,开离朝一日奏议数量之先河。群情汹涌,物议沸腾,怪罪的矛头纷纷指向了那个在一系列风波中未尝露面的女子:沈慧薇。指为惑君媚上,皆出其意。

年轻皇帝对于满朝哗然的回答,便是玉和璧上从此多出沈慧薇亲笔手迹的“冰衍”二字。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是年岁尾,宇亲王发兵靖难,指“国无正臣,内有奸恶”,是所谓正国法,归血统,挥师直入京畿。

昔德宗皇帝初立杨氏为后,诞有三子,后卷入宫庭蛊患,杨皇后自缢,太子贬为庶人自刎以死,十皇子亦被牵连暴逝,唯三皇子宇亲王贬在外地。其后数年不设中宫,直至十二皇子颉王立为太子,其生母莫贵妃才母凭子贵,母仪天下。

宇亲王起兵,理由之一,便是他的母亲杨皇后曾经开宗庙当天下由皇族承认血统,而莫贵妃出身贫贱,并未正式归认血统,其子颉王仅仅是单亲认血,相反,宇亲王才是纯正的皇室血统。

散播此等说法的,乃是宇亲王身边一个来历不明的奇丑少年。在破璧之祸刚起不久,这种说法显然是得到了某些权威人士,乃至部分民心的认同。

这是一场根本称不上势均力敌的战争。相比宇亲王的咄咄咄逼人,玉成帝似乎意兴阑珊,毫无应敌周旋的兴趣。

于是在一个冬冷凋零的黄昏时分,靖难军冲入皇宫,杀死力护玉成的兵部尚书文恺之,玉成帝后尽焚于宫中。宇亲王遂废帝自立。

自立最初得不到大多数臣下的赞同,甚至原先支持靖难军的人中,也起了争议,主要原因,是大离千年以来用以传国的“玉和璧”以及冰衍长公主,皆在那场宫禁大火离奇消失,很多人认为至少应当先找到传国玉玺和公主,才能进一步决定谁是皇家正统。

此时,那个奇丑少年许瑞龙发挥了他不可想象的作用,以极端狠决残酷的手段,一连处死了力主持重的数位重臣,包括玉成同母胞弟维显王爷,并力持玉成伪帝论,指其有罪于宗庙,如此软硬兼施,恩威并俱,终使宇亲王顺理成章一登大统。该人也就此成为成宣立朝的头号功臣,任为首相,权重天下。

事情并未完全结束,为维护成宣皇朝的稳固基业,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清洗过程,凡与前朝紧密相关的人和事,能杀的则杀,当贬的则贬,一时之间,繁华落尽,举世惊悸。

但是,尽管成宣朝公诸天下,伪帝长公主同样死于宫禁大火之中,民间却悄悄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帝子并未逝去,而是在施皇后胞兄保护之下,携“玉和璧”逃出了皇宫,而且成宣皇朝十年来也从未放弃对这位冰衍长公主的追寻。这种说法似乎有理有据,因为,在朝廷血洗亲党的过程中,唯施皇后的两个兄弟亦不知去向。

帝子何在,玉玺何往?岁月流转,曾经的疾风骤雨,渐渐归复平静,湮没于历史长河的无限包容之中。人们对于往事的禁忌,三缄其口,以至于在刚刚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心目中,那个短短的风雨飘摇的玉成皇朝,已经是多么遥远而模糊的时代了……

赞(0)
免责声明:本文部分文字与图片资源来自于网络,用户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立即在本文留言评论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