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再爱我一次(1988年陈朱煌执导的中国台湾伦理悲剧片)

《妈妈再爱我一次》(英语:My Beloved)是由陈朱煌执导的台湾伦理悲剧片,是改编自台湾民间的传说《疯女十八年》,由杨贵媚、李小飞、谢小鱼等人领衔主演,于1988年在中国台湾首次上映,1990年在中国大陆上映。

该片拍摄采用了倒叙手法,讲述了精神病医生林志强(孙亚东 饰)海外留学归国,准备开展精神病医院的业务时,偶然发现院内一位病人,竟然是他失踪多年的母亲——秋霞(杨贵媚 饰),由此叙述林家和母亲黄秋霞的种种纠葛,揭示了一位母亲不为人知的辛酸历程。

影片剧情

黄秋霞(杨贵媚 饰)和富家公子林国荣(李小飞 饰)处于热恋的状态,不久秋霞怀有身孕,可就在两人情浓蜜意,即将谈婚论嫁之时,林母(陈淑芳 饰)嫌弃秋霞是一个舞女,认为秋霞出身不清白且家境贫穷,不仅会耽误林国荣的事业,还会给林家带来难听的名声,林母以此为由对他们二人棒打鸳鸯,私下约谈提出给秋霞一笔费用,让秋霞离开林国荣,顺便解决掉肚里的孩子,还强制林国荣另娶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为妻。

然而秋霞不愿放弃肚中的骨肉,想要私自生下此胎,可是失去依靠的秋霞别无出路,无奈之下只好投靠居住在乡下的姨母,就这样,她瞒住林家,在乡下极差的医疗条件下独自生产,而此时的林国荣正与别的女子步入婚姻的殿堂。秋霞在生下儿子后就将他交由姨母照顾,她只能依赖打工的钱养育儿子,在这几年光阴里,秋霞和志强生活的时光里苦中作乐,日子虽然清贫,但是丝毫不影响母子两人的感情。有一次,志强曾经因为没有父亲在身边,被乡下的孩子侮辱嘲笑,志强选择了反击,可是秋霞并不理解志强的做法,反而责罚他,而好在志强也是一个乖孩子,他知道不应让母亲生气,选择认错。另外,在母亲闲暇之余,志强还经常唱歌给她听,这首歌就是《世上只有妈妈好》,让秋霞内心大为感动。

然而不曾想,后来林国荣之妻娟娟被医生鉴定证实无法生育,林父林母焦头烂额,碰巧林家也在这时得知原来秋霞当年并没有打胎,而是在乡下养育着他们林家唯一的血脉,为了林氏香火得以延续,不在国荣这一代就此中断,林家便开始打起了志强(谢小鱼 饰)的主意,林母为了能让孩子认祖归宗,不惜向法院递出诉状夺回抚养权,但被林父阻止,他私自约谈了秋霞,提出向她补偿,林父林母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在林家和秋霞的双方持久拉锯战下,秋霞服软了,她最终做出退步,因为自身贫穷,为了让儿子得到优渥的生活还有良好的教育,她向男方家庭妥协,让儿子认祖归宗。可是当志强回到林家后,因常常思念母亲,无法忍受没有母亲陪伴的日子,经常从林家偷偷跑出来到乡下和母亲见面。

好景不长,因为志强不能很好地融入林家的生活,面对自己的父亲,他也不能坦然自若地叫一声“爸爸”,加上经常大哭大闹,总是想偷跑出来,秋霞和志强之间也无法达成一致,她索性对志强放出狠话,不允许他再来乡下探望,小志强因不能忍受长时间和母亲分隔两地,在一天雷电交加的夜晚前往母亲的住所,他既想念母亲,又害怕母亲恼怒他偷跑出林家的行为,只好先找地方躲起来避雨,等待机会看望母亲。林家很快发现孙子失踪了,于是前忙赶往秋霞家中寻找,秋霞知晓后惊觉儿子可能来过这里,但久久不见儿子的踪迹,加上外面的天气非常恶劣,秋霞极度担心他的安危,哪怕当时已经是半夜三更,一家人也只能冒着磅礴大雨寻找志强。

次日清晨寻到志强时,发现志强躲在神庙避雨,当时的志强已然昏迷不醒,秋霞内十分心激动,误以为志强生命垂危,不慎失足跌落楼梯滚落,导致她丧失记忆变成疯妇,并且在那场事故后她在人间蒸发,林家想尽一切办法也无法找到她,志强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和他的父亲闹别扭,加深了父子之间的矛盾。事情的发展总是难以预料,十八年后,成年后的志强(孙亚东 饰)出国留学归来,正准备在精神病院开展自己的业务之际,偶然发现在精神病院中看见一位紧抱熊猫玩偶的邋遢女人,他放眼一望就认出眼前的女人正是他失踪多年的母亲,可一开始秋霞没能辨认出成年的儿子,就在志强哼唱出儿歌一曲《世上只有妈妈好》时,终于唤醒了他母亲尘封多年的记忆,他们抱头痛哭,母子相认大团圆,该片也在这首童谣里走到尾声。

演员与角色

电影制作

幕后花絮

当年,中影集团准备引进这部影片,那时内地的商业电影还在一个摸索状态,《妈妈再爱我一次》的温情风格与同时期的其他题材影片,如喜剧片武打片一类相比,显得与众不同。

杨贵媚在饰演秋霞这个角色的过程中碰到了许多困难,因为她没有作为人母和人妻的生活经验,最后在母亲的帮助下她成功演绎了一个母亲的形象。

《妈妈再爱我一次》作为最典型的家庭伦理大悲剧之一,在台湾公映的时候并未获得台湾观众的青睐,上映没几天也没有激起太大的水花,片方只好将其撤档,该片甚至连在海外市场的公映机会都未得到。不料在两年之后在内地首次上映竟会造成空前的轰动。

音乐

该片主题曲是知名的《世上只有妈妈好》,是1958年创作发行的中国名曲,作曲刘宏远,原唱萧芳芳,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此外,《妈妈再爱我一次》的插曲和片尾曲是蔡秋凤演唱的《酒落喉》。

影片特点

人物塑造

这部曾经在台湾和大陆都收获眼泪无数的台湾影片,就是从现实中的普通人物的视角展开,用真实的手法、细腻的情感触角,展现时代洪流中小人物命运浮沉的。

影片整体叙事比较平淡,场景相对集中,空间环境有镜头上的对比衬托:导演将大量镜头对准他们母子的生活环境,深入母子的生活和心灵世界去挖掘出他们之间的浓厚情感,在叙事过程中充分渲染浓烈的母子亲情,将“妈妈”的美好形象深深烙印在观众的脑海里。该片收获了许多观众的泪水与认同,就如片中小主人公小强与妈妈分别时哭诉依然强忍泪水的画面,这就是该片母爱主题的强大艺术魅力和情绪感染力的最好诠释。

该片的美学价值,体现在对秋霞整个人物性格的塑造上,而该片主要线索就是她与林国荣、林家父母以及儿子小强的关系及各种矛盾,在家庭伦理还有社会阶级关系中,产生不同人物性格冲突的场面。她作为一个母爱的神圣形象,心灵深处又杂糅着许多封建主义的老旧思想,展现出人物的瑕疵,这也是为后续的故事情节埋下了伏笔。她的许多行为表现了她人物性格上里富含艰苦耐劳,朴实无华的美好品质,当然这也与她所处的生活环境形成这样的性格有关。

母爱题材的电影是树立人格,塑造形象的艺术,可以说,编导成功地树立起一个散发着母爱光辉的银幕形象,这是吸引观众的首要原因。黄秋霞属于典型的母爱代表,影片用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将母爱融入角色发挥,使性格生命更加丰满立体,影片通过艺术和形象“说话”,而不是用说教性的牢骚,教条主义来僵硬化地刻写记录。

票房信息

1990年6月,影片开始在全国试映,上映的首个地点在武汉和上海,直到9月份从开始在全国各地放映。一直到持续到当年年底。该片总共发行了397个拷贝、观众人数超过2亿人次,票房超过了亿元人民币,在当时电影票价才一两元的电影市场来说,这部电影毫无悬念地创造了当年的票房奇迹。

影片评价

正面评价

一部台湾苦情戏在内地获得如此之广的共鸣,这是当时发行这部影片的人员都没有想到的。母爱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题材,那个时代还不像现在这样喧嚣,该片给了善良的人们一个宣泄感情的端口。《妈妈再爱我一次》的轰动在上世纪80年代几乎不仅仅是一部电影的成功,更反映出当时的文化现象。这种悲情片符合中国人的心态,代表了内地观众的观影情结。《妈妈再爱我一次》之后,相类似的悲情题材都引起了轰动,这暗示了中国内地的观众和台湾观众在心态和情结上比较接近,它们的成功也提醒了如果要往市场化的方向运作电影就要考虑观众,尤其是中国人深层次的文化心理。(红歌会网评)

《妈妈再爱我一次》通过展现杨贵媚饰演的母亲的坎坷经历来突出母爱的伟大,是富含母子情元素的一部电影,诠释了母爱主题。(1905电影网评)

作为伦理电影,这部片子的主题并不深邃,电影手法也很简单。然而它表现的是母子之情——世间最真实的情感,根本无需修饰,越简单也就越真实,越真实也就越感人!加之影片在情深之处毫不吝惜镜头,这些不得不说是赚观众眼泪的“核武器”。例如影片中,志强在婴儿时得了重病,眼看生还无望,母亲秋霞用三步一叩首的方式向庙中神明祈求保佑,将母爱的伟大表现得淋漓尽致,足以感动天下的父母与子女。(北方网张旭评)

负面评价

对比《渴望》《妈妈再爱我一次》这样当年的热门影视剧,不难发现观众喜欢的角色也在变化,像刘慧芳这样的女性形象,放在现在,未必就能引起大家的共鸣,而《妈妈再爱我一次》毫无节制的煽情,只怕会引来观众的一片吐槽。(新华网王金跃评)

“看完《小茜当家》让我想起多年前风靡大陆的台湾影片《妈妈再爱我一次》。那时我还是个小学生,学校组织观影,具体情节已经记不清楚,只留下那首很煽情的歌曲及现场观众唏嘘落泪的印象,以及一段羞于启齿的模糊的“少儿不宜”镜头。说起来《妈妈再爱我一次》真的不适合放映给孩子们看,那是纷繁复杂的成人世界带给孩子的悲剧。”(北青网王亚凤评)

数据统计截止时间2022年12月18日

赞(0)
免责声明:本文部分文字与图片资源来自于网络,用户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立即在本文留言评论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