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722特种部队-武警特警学院特战队

武警特警学院特战队,隶属于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代号WJ——722T,国外一般称之为SPC或红色尖兵。

这支由武警总部直接指挥的特别突击队担负着机场保卫、处突维稳、反恐作战等一系列重大任务。

历史

中国的反恐怖特种部队(被誉为“东方反恐劲旅”(SPC),Special Police of China意为中国特警。)始建于1982年7月22日,当时为公安部警字第722特种部队,也称反劫机特种警察部队,位于现在的北京机场附近,主要任务是对抗如慕尼黑奥运会恐怖袭击之类的事件。组建之初,队员从全军中抽调精英,主要干部军官来自总部直属的空降15军。到了1983年4月5日,随着武警总部成立,该部队改隶武警总部下辖部队,更名为“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特种警察大队”,后又称“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特种警察学校”。1999年8月,武警四川总队女子特警队移师北京,成为武警特种警察学院的第一支女子特警作战队。

2000年5月,经中央军委批准,正式被命名“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特种警察学院(Special Police of China)”,简称SPC。在武警和公安部内部,他们被戏称为“食品厂(因为食品厂的拼音缩写也是SPC)”。

在中国武装力量发展中,SPC是一支非常特别的部队。这支部队成立时正值中国与西方国家的蜜月期,组建伊始就吸收了西方国家比较先进的特种反恐作战理论。同级别的德国GSG9反恐特种部队成立于1972,美国三角洲特种部队成立于1977年,而SPC是中国武装力量中最早和国际接轨的部队。

在这里的训练场上,从空中的飞机到地面下的地铁,各种训练设施一应俱全。能够成为这支部队的一员,那就意味着你进入了反恐部队国家队的行列,这是许多有志于成为特战精兵的战士们心中的最高理想。

任务

这个大队从成立之初就时刻为了一项重要的任务做着充分的准备,这项任务就是反恐。这里每年都要组织一场特殊的反恐集训。参加训练的队员都是武警特警学院各作战大队选拔出来的反恐精英。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训练是武警特警学院展开的反劫机突击组集训。而在这项训练中,20名反恐队员都还是新手。

反劫机是现代反恐作战中最严酷的战斗之一。1968年到1972年间,仅美国就发生了124起劫机事件。劫机事件频繁发生不仅给民航安全带来极大危险,而且对无辜平民造成极大伤害。

因此各国都针对劫机行为展开了专门训练,并将训练成果体现在了一次次的实战当中。

正因为反劫机战斗的严酷性,因而对每名参加反劫机战斗的突击队员来说,每个战术动作的实施都直接关系生死,甚至影响着一场反劫机战斗的成败。

训练

突入机舱是反劫机战斗中重要的一个环节。在实战中,突入机舱的那一刻就意味着队员们与劫机分子进行生死拼杀的对决已经到来。

在这样的战斗中,劫机分子往往占据主动优势,他们不仅控制着机舱内的局面,而且不像突击队员要顾及乘客的安全。所以穷凶极恶的劫机分子往往会主动向进入机舱的突击队员发起进攻。

因此,在突入机舱的一瞬间,突击队员面对的风险很大,这就更加需要他们在这个训练环节上下足功夫。

掩护搜索射击是模拟反劫机作战中的机舱内掩护搜索射击。中间的两名队员持手枪搜索前进,发现目标并进行射击。而他们两边便是长枪掩护的两名队员,始终在他们身后不到20米的固定位置,对25米外的固定靶进行射击。

训练仍然是在实战背景下进行的,全部使用实弹射击。这就要求两名负责掩护的长枪手,具备高超的射击水平。据枪时如果出现任何一个细微的抖动或是失误,都有可能射中前面搜索前进的战友。

这种实弹射击训练不但要求队员们具备高超的射击水平,而且还对队员们互相之间的配合和默契程度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但即便是能保证两边进行射击掩护的队员不出现失误。要想在两边子弹不停射击的条件下搜索前进,也需要克服巨大的心理障碍。

在反劫机训练中,20名年轻的武警特战队员组成了反劫机战斗中最关键的突击小组。严酷的训练让他们的战斗力和互相之间的默契程度都大大提高。

顽强的战斗作风,灵活的战术配合让他们有能力处置各种情况下的劫机事件。特警队员中的精英们已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让恐怖分子闻风丧胆的铁拳。

编制与人员构成

武警特警学院(SPC)是一支很有特色的特种部队,他们采取院队合一的管理方式。所谓院队合一就是武警特警学院同时承担教学和作战两种不同的任务方向。

院是教学功能,共设有反恐、侦查、空中安全、反劫机四个专业,负责向武警系统输送人才。每一名在武警特警学院毕业的毕业生,都会获得国家承认的大专文凭。在SPC中大约有2000多名从全武警系统中选拔上来的精锐学员,日常的活动是学习训练。

队则是指两个专门的作战分队,全部由已经毕业的SPC学员组成。这两个特警队分别为特警队和反劫机队,承担作战任务。作战分队日常主要的工作仍为训练,但是一旦接到任务随时可以出动。

不少人受影视作品的误导,认为特种大队的士兵都是选秀选出来的,事实却并非如此。现在公开的中国特种部队中,唯一通过选拔选出来的全志愿役单位就是武警特警学院的作战分队。每年特警学院会从现役的武警中,挑选军事素质过硬,政治合格的现役士兵、士官(一般选拔对象为正副班长)进入武警特警学院学习。而每年毕业的学员中大部分回到地方武警部队,成为地方骨干,近年来随着国内恐怖主义和分离势力的出现,各省开始组建专门的反恐、反劫机部队,SPC的学员当仁不让成为各地的骨干成员。部分精锐会留在武警特警学院的特警队里继续服役。所有进入特警队的人员最低军衔为少尉军衔,SPC是中国乃至世界上都非常罕见的全军官作战单位。这些作战军官无论是个人素质都接近巅峰状态,尤其是格斗擒拿水平是中国军队中最高的。不少军官曾经获得全国散打或拳击比赛的名次。

由于SPC的级别很高,所以各专业教员的教学水平也是国内最高的,例如5次获全国75公斤级武术散打冠军、5次获全国军警格斗大赛冠军的武术七段高手杜振高就是SPC的格斗教练。射击、特种驾驶、攀登等项目也都由退役的国家级运动员担任教练。该学院出版的内部刊物《中国特警》是全国惟一反恐怖理论的月刊,是国内军警部门反恐战法、战术理论研究的权威刊物,而编辑由SPC的教员兼任。由此可见SPC的教员除了具有一流的实践能力之外,在本专业内的理论水平也是国内顶尖的。

战史

武警特警学院(SPC)的战例公开的并不多,在此只能通过公开资料管窥其战斗力的一斑。

战例一

SPC曾在1988年派出几名队员参加奥地利举办的国际宪兵特警竞技比赛,该次比赛的举办方是欧洲老牌反恐劲旅奥地利眼镜蛇特种部队,参加的都是世界知名的反恐特种部队,包括英、美、德、法等发达国家的最高级反恐部队。

关于当年参赛的成绩,外界众说纷纭,根据笔者采访了解到,当年SPC获得团体第七名的成绩。第一次参赛获得这样的成绩算是不错了。据当时参赛的人回忆,主要是由于手枪射击环节所用的77式手枪卡弹导致失分过多,最后虽然在攀爬等项目成绩超过对手,但仍未能进前五。

战例二

当时有一犯罪团伙在北京市海淀区活动,专门抢劫女司机和过往路人。尽管公安部门多次派出警力抓捕,但歹徒非常狡猾,作案过程只用几分钟,得手即遁,除非正好碰上否则无法抓捕。SPC女特警奉命配合公安机关,进入歹徒出没区域,假扮女司机诱捕歹徒。

根据歹徒在作案现场留下的线索和受害者提供的情况,这次由4名武功高强的女特警队员担负了最危险的诱捕任务。女特警王丽玲等换上便装,化装成女司机,开着轿车在歹徒可能出没的地方交叉行驶,故意给歹徒作案创造机会。其他公安人员则在附近秘密跟随,随时准备支援。同时,刑侦部门在长春桥上安装摄像头监视南北一线的人流情况,进行情报协作。

几天之后,两名歹徒终于盯上了王丽玲驾驶的黑色桑塔纳轿车,主犯杨某趁王丽玲停车之际提着钢条锁,上去就拍车门。谁知车门一开,王丽玲立即出手攻击杨某,杨某面部中拳,凶器落地,转身刚跑出两步,被另外一名女特警曹红娥驾车碰倒在地被抓获。另一名歹徒也被其他女特警擒获。从这个战例来看,SPC作战部队的成员具有较强的单兵作战能力,并且受过化妆侦查一类的秘密行动训练。

战例三

为了保障北京奥运会火炬接力安全,SPC派遣精干人员组成圣火护卫团,全程保护奥运会圣火的传递。

这是SPC的成员第一次公开出国执行任务。当然,全程是以志愿者的身份进行的。早在2007年6月,国内媒体就曾公开报道过SPC的成员组成奥运圣火护卫团的消息。根据公开报道,负责护送奥运会圣火传递的SPC人员都是少尉以上军衔的军官,因此可以判定这些圣火护卫团的成员是SPC两个行动分队的精锐,而非在校学员(因为在校学员在未完成学习前是不会获得军衔的)。

海外传递奥运圣火活动遭到了海外分离分子的阻挠,其中乘坐轮椅的火炬手金晶被暴徒袭击,但这并非因为SPC的保护不利。主要是由于当时法国政府拒绝中国人员参与保护圣火,因此SPC的成员只能在圣火运载车中待命。事实上SPC参与的保护行动中,暴徒都无法接近火炬手。当然SPC在国外并无执法的权利,也不能携带任何武器装备,所以只能依靠自身的体能和纪律组成人盾保护火炬的安全。有意思的是,在香港站的传递中香港警方派出了最精锐的政要保护小组成员来协同行动,该小组曾经参与香港回归十周年时保护访港国家领导人的行动,因此被媒体认为他们是中央警卫团的人员。其实这只是一个误解。

赞(0)
免责声明:本文部分文字与图片资源来自于网络,用户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立即在本文留言评论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