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德成-刘铁男之子

刘德成生于1985年。刘铁男之子。刘德成18岁在刘铁男的安排下赴加拿大与父亲安排的商人形成了利益共同体,利用父亲职权获得的巨额资金,不少用于购买跑车、别墅等开销。在2005年开始收受大额贿赂的时候,刘德成才21岁。

2014年9月24日,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廊坊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审判庭公开审理刘铁男涉嫌受贿一案。根据公开消息,涉案金额为3500余万元,贿款已由刘铁男家属全部退赃。公诉人在庭审中称,对子女的溺爱是本案的特点之一,刘铁男所涉及的5起受贿案件中,除了4万元和装修款是其直接收受外,其他均与其子刘德成(另案处理)有关。

生活经历

早年经历

刘德成生于1985年。刘铁男之子。

18岁时,刘德成赴加拿大留学。刘德成在加拿大时,曾被刘铁男安排宁波中金石化董事长孙永根照顾他。

刘德成是一名超级跑车爱好者。

谋利前因

刘德成回国之后,刘铁男通过关系,为其找到了一份香港地区的工作。但事后刘德成抱怨,工作中常吃盒饭,环境差,待遇不高。

刘铁男找到广汽集团的领导,为刘德成安排工作。对方随即专门在北京骏威公司为刘德成设立了一个职位,不过刘德成并没有实际上岗,但在5年多的时间里,共领取薪金120余万元,只是吃空饷。

刘铁男称,“开始我还很严厉,后来就不怎么管了”,他的教子“路线”开始转变,比如为儿子寻找值得学习的“样板”,“就是为了给儿子系上一个绳……为了给他找一个好参谋。”

谋利受贿

刘德成却与父亲安排的人形成了利益共同体,利用父亲职权获得的巨额资金,不少用于购买跑车、别墅等开销。先后找到了浙江恒逸集团公司董事长邱建林等人。

2005年,刘铁男在担任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司长期间,为宁波中金石化PX项目通过发改委工业司核准提供了帮助。随后,刘德成开上了一辆价值30多万元的尼桑天籁轿车,称是宁波中金石化董事长孙永根以其助理小王的名义买的。

2005年秋,刘铁男接受北京华通伟业汽车销售公司实际控制人张爱彬委托,为其设立4S店提供帮助。事成之后,张爱彬将新公司的30%股权送给刘德成,之后支付1000万元,向刘德成回购了该股份。

2006年8月,宋作文将750万元上述合同的差价款,汇入了刘德成控制的北京金华实科贸有限公司账户。

2006年~2011年间,刘铁男还接受浙江恒逸集团公司董事长邱建林请托,为该公司审批有关项目提供帮助,收受近1650万元财物。这一受贿行为与刘德成关系密切。

刘铁男与邱建林关系颇为熟络,将邱建林介绍给刘德成,目的也是希望刘德成能“好好向邱建林学习学习”。刘德成与邱建林大搞虚假的化纤贸易,并从中挣到了900余万元,以此为基础,后经股市变现为1500万元。此款后来被用于购买保时捷轿车和北京御汤山的别墅一套。

案件审理

开庭审理

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年9月24日公开开庭审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涉嫌受贿一案,廊坊市中院的官方微博对当天的庭审进行了全程直播,透露出本案的诸多细节。、

刘铁男被指控于2002年至2012年期间,利用其担任国家计委、发展改革委相关职务的便利,为山东南山集团董事长宋作文等人在项目审批、设立汽车4S店等方面谋取利益,单独或与其子刘德成共同收受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3558万余元。

起诉事实

——2005年,刘铁男帮南山集团解决3万吨氧化铝购销合同。2006年,宋作文将这批氧化铝购销差价中的750万元人民币汇入刘德成控制的公司账户。刘铁男对此知情。

——2005年,刘铁男帮助张爱彬在北京成立新的广汽丰田汽车销售店。新公司成立后,张爱彬将新公司股份的30%送给刘德成,之后又用1000万元人民币回购了这些股份。刘铁男对此知情。

——2003年至2011年期间,刘铁男为广汽集团整车及发动机等项目通过发展改革委核准审批提供帮助。2007年,广汽集团董事长张房有将刘德成安排在集团下属公司并专门为其设置职位,虽然刘德成未实际到岗工作,仍然挂名领取薪金121万余元。刘铁男对此知情。

——2006年至2011年期间,刘铁男为浙江恒逸集团有限公司相关PTA项目通过审批并获准开展前期工作提供帮助,并收受恒逸集团董事长邱建林提供的财物共计人民币1649万余元。其中包括对方为刘德成购买的北京市郊别墅、保时捷轿车,为刘铁男装修房屋等。

此外,起诉书指控,2002年,刘铁男为南山集团新型铝合金项目通过国家计委备案提供了帮助,并两次收受宋作文给予的人民币共计4万元;2005年,刘铁男为宁波中金石化有限公司PX项目通过发展改革委工业司核准提供了帮助。随后,中金石化董事长孙永根出资人民币33万余元为刘德成购买尼桑牌天籁轿车一辆,刘铁男对此知情。

案件点评

社会评价

检方披露的案情显示,刘铁男的贪腐行为多与其子刘德成有关,刘德成由此被称为“最坑爹”儿子。

家庭教育

但刘铁男在法庭上作最后陈述时痛哭流涕地表示,“因为我的过错把孩子也毁了,让他走上歧途,我对他的犯错误,养不教,父之过,对他的犯罪我应该负全部和根本的责任”。

报社评论

有其父必有其子,两人就是一个受贿的共同体,一个管拉客,一个管收钱,谁也别说是谁坑了谁。如果不是被情妇举报,他也不会自动收手。站在被告席上才来忏悔,两人都不值得同情。

父亲

刘铁男,汉族,1954年10月生,山西祁县人,北京市出生。1976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研究生学历,经济学硕士,东北大学工学博士,曾获名古屋市立大学“修士学位”(涉嫌伪造)。曾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党组成员、副主任。2013年5月,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并被免去领导职务。2013年8月8日,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2014年6月23日,刘铁男涉嫌受贿犯罪一案,侦查终结后经依法指定管辖,由河北省廊坊市人民检察院向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4年12月10日,河北廊坊中院一审判决刘铁男无期徒刑。

赞(0)
免责声明:本文部分文字与图片资源来自于网络,用户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立即在本文留言评论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评论 抢沙发